國家體育場個人落款 陳菊:不能接受

為了國家體育場尾翼的落款,高雄市長陳菊昨天重話抨擊體委會﹁封建、皇帝﹂,並向行政院長吳敦義喊話,﹁重視承諾﹂移交場館;對此,國體場管理處則以﹁極至失望﹂回應,﹁已非十分遺憾可形容﹂。

 國體場尾翼原來的﹁2009世運會主場館﹂大字,日前重新正名為國家體育場,上頭加上﹁行政院體育委員會﹂,下方則有﹁主任委員戴遐齡﹂落款,昨天陳菊出席世運週年系列活動﹁經典賽事回顧展﹂時,重話批評個人落款不能接受。

 她說,場館更名為國家體育場,她表示尊重,但原來放上的﹁2009世運會主場館﹂沒有任何落款,就像曾經舉辦過奧運的場館一樣,代表的是歷史的過程,如今卻被剷除掉,加上了個人落款,現在是什麼時代了,又不是封建、皇帝!

 國體場處長謝季燕說,落款不是戴遐齡所授意,卻是循例作法的負責表現,因為場館的峻工是在戴任內完成,這是向歷史承擔責任;至於﹁主場館﹂只是因應賽會的臨時名,以後也可能是東亞運主場館,只有國家體育場才是正式名稱。

 高雄市議員康裕成說,國體場的落款根本就是不要臉的搶功心態,絕對沒有在誰任內峻工就由誰落款的慣例,前行政院長謝長廷在高雄市長任內,推動各項工程就從不落款;康裕成說,昨天她也私下跟陳菊講,真想率眾去把字給拆了!

 國體場總工程經費逾50億,2006年12月動工、2009年1月完工,工期約26個月,在2008年520政黨輪替前,民進黨政府投入了18個月,最後8個月是國民黨執政;一開始預算也曾被立法院凍結,是包商互助營造先墊錢動工,才讓工程如質完成。

作者: imuya

自許是ACG的信仰者,但我只是半成品的Otaku,在浦澤直樹的《20世紀少年》、小畑健的《死亡筆記本》中悠游,試圖為無可救藥的二次元禁斷解套;從迷戀《新世紀福音戰士》裡的凌波零,到幻化荒川弘筆下的愛德華、阿爾馮斯兄弟,以自己的調調,實踐不斷重複的等價交換。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