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主題

運動場上, 鐵人

飛靶射擊/國寶教練蔡白生 傳57年絕活不言退 

【聯合報╱記者雷光涵/桃園報導】 2010.07.22 04:09 am

七十五歲的飛靶射擊「國寶」蔡白生,桃李滿天下,至今仍堅守第一線,今年前不久一場全國比賽還得亞軍,「眼睛看得見,腳能走,我都不退休。」
蔡白生是菲律賓華僑,一九五四年馬尼拉亞運,年僅廿一歲的他與父親蔡功南一起代表我國參加飛靶比賽;四年後,他摘下亞運銀牌。
從亞奧運到射擊世界錦標賽、亞洲錦標賽,入選國手難以計數;蔡白生維持訓練不墜,唯獨年歲增長還是帶來困擾。
十年前改戴全口假牙,愛槍突然變陌生,必須重新磨合臉頰與槍枝托腮;現在右眼有白內障,醫生認為有○點六的視力,不致影響生活作息,「老婆也叫我別去開刀,她說:『不然年輕人都打輸你怎麼辦。』」他知道老婆不忍他挨刀。
他形容飛靶射擊,「像開戰鬥機在空中纏鬥,眼睛先抓到、鎖定後才能擊落。」然而現在的小孩電腦遊戲玩得兇,「喪失深度感,瞄準靶的時候,都是『平面』。」
幾乎免費供槍供子彈,這輩子的最大心願,「希望替國家教出好選手。」台灣飛靶實力曾是亞洲列強,用霰彈槍擊破泥盤的快感,吸引不少社會人士當休閒,但合法飛靶場需建在郊區,不利基層推廣。
「來的人少,有這分心要學,我就教。」蔡白生說幾乎無法選才,「就算要教一百遍,我都有耐性。」國內年輕飛靶選手來源,多是父帶子(女),就其他運動轉項。
數十年來,他確實教出過幾位飛靶男、女國手,包括親生兒子蔡文傑和他一起參加過亞運,不過奧運奪牌仍未實現。
蔡白生想傳授累積五十七年的絕活給下一代,礙於公西靶場有運作的飛靶場剩一座,「多少得看人臉色」,總不能影響一般會員的練槍權益,在場上暫停,做技術指導。
掛有「定向飛靶場」的靶場中止運作一年多,看著八個空靶溝,他很難過,「我可以花錢裝新靶機,」只要主管的體委會首肯。

延伸閱讀

路過留言

avatar
Photo and Image Files
 
 
 
Audio and Video Files
 
 
 
Other File Types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