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主題

球場中央, 足球

台港兩頭跑 陳柏良累到流鼻血 

「昨天台灣真的有龍捲風?」或許只是一句不經意的寒暄,卻真實道出哪怕是香港,一個可能最沒有「旅外」感覺的地方打拚,都會有思鄉情緒,比一般居住在台灣的人,更關心台灣發生的一切。

而且距離再近,都同樣有著身為旅外必須面臨的壓力與激烈競爭,以及不能辜負國內足球迷的期待。

這些壓力與期待,讓個性比較內向的陳柏良,效力港甲聯賽天水圍飛馬隊的這數個月,曾有過打從踢球以來未遇過的低潮,特別是二、三月必須頻繁返台兼顧國家隊的那陣子。

「有次比賽踢到一半我突然流鼻血,」柏良表示自己從未發生這種事,嚇得半死,加上那陣子也感冒,有幾場比賽實在無法撐完全場,有點對不起教練。
柏良在二、三月遇到入球荒,一球未進,低潮連帶影響他三月代表中華隊在挑戰者盃第二輪的比賽也未盡人意。

對於舟車勞頓,柏良赴港前有大致的心理準備,但實際體驗後才驚嘆,「原來真的很累。」柏良表示,特別是輸球後的那趟飛機又累又「悶」,對身心都是煎熬。

港甲本季聯賽到五月底就告一段落,目前飛馬隊只剩下足總盃有機會拿冠軍,明天要爭取決賽資格,柏良希望自己不但可以再進球,也替飛馬留下一座冠軍。

柏良強調,香港的訓練方式與強度都優於台灣,職業聯賽發展具一定規模,他學到了很多新觀念,自己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雖然和飛馬隊的合約只到球季結束,但下個賽季還是希望能再來香港踢球。

2011/05/14 聯合晚報

延伸閱讀

路過留言

avatar
Photo and Image Files
 
 
 
Audio and Video Files
 
 
 
Other File Types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