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主題

運動場上, 體壇

戴遐齡的成績 有目共「睹爛」! 

今年我國奧運代表團在倫敦奧運會的成績,往往止步於十六強或八強,無法跨過四強,進而奪牌。這一道寬不可及的大鴻溝,正是我國體育運動發展的最大困境。

困境的始作俑者,來自於體委會,更是我們當今體壇的縮影:一個即將被併入教育部之下的體委會,一個無論輸贏都不會升官的體委會主委,金牌項目如跆拳、桌球、射箭等,一個個成績下滑,然而,政府這四年投資在奧運競技項目的鈔票,比歷屆,比民進黨執政時期都還來得多,成績卻無法令人振奮。

反觀人口數、土地面積都不如我們的荷蘭奪下六金六銀八銅,即便連新加坡也有兩面銅牌,更別說是長期處於戰亂的衣索匹亞,人家可是三金一銀三銅。

諷刺的是,我們有一位酷愛慢跑、游泳,連出訪都要和友邦元首尬伏地挺身,還誓言要打造台灣成為體育島的總統;我們的奧運馬拉松選手,卻連一杯水都沒有。而總統的核心幕僚金溥聰,更是一位鐵人三項的狂熱者,正因為他,才使得從未在國內體院擔任過要職的戴遐齡,能在○八年國民黨重返執政後,跌破大家眼鏡出任體委會主委,成為任期最久的一位體委會主委,而體壇早已公開的秘密正是,戴當年為了攀親帶故積極經營鐵人三項運動。

當楊淑君說「對手太瞭解她時」,一位熟悉國內跆拳道的人士表示,那我們呢?這不就是情蒐人員的功能?楊一直被對手攻擊頭部,就是情蒐不夠。

官員去倫敦跑全程 教練在台灣乾瞪眼

跆拳道是國人最寄予厚望,也是奪金機率最大的運動單項,但是曾任○四年雅典奧運跆拳道總教練,今年擔任情蒐人員的劉慶文,照理說應該全程坐鎮,在當地不停蒐集情報給跆拳道三位國手楊淑君、曾櫟騁及魏辰洋,並且臨場面授機宜,但是,劉慶文只能在台灣乾瞪眼。

而體委會聘請的跆拳道伊朗籍體能教練歐米德,也是在台灣看電視。難道選手出國就不用管體能了嗎?倫敦位處高緯度,還有時差問題,在在都需要體能教練的協助指導,不是嗎?

更扯的是,南韓籍的跆拳道技術教練金洪一,早在今年初就已經被遣送回韓,魏辰洋為此一度搞失蹤罷練。

他們三個人,來自不同國家,他們都為了台灣跆拳道競賽付出諸多心力,但是,奧運比賽期間,他們並不在國手身旁。理由是,國家沒錢讓他們隨隊出國,或是續聘。

如果名額有限,體委會應該給誰去,優先順序的首位是誰?一位國內「師爺級」的跆拳道教練反問。反觀台北市副市長丁庭宇,他卻可以全程在倫敦觀摩,跟著戴遐齡忙進忙出,「一個代表隊,名額有限,但有二到三張升等卡,同一時間可以用三張卡」,也就是說,自由車選手蕭美玉的機械員,其實可以隨隊到倫敦,比賽前再拿升等卡入場,而給馬拉松選手遞茶水的人員,也可比照辦理。

體委會掣肘「錢難用」 獎勵金八年都花不完

跆拳道協會的內鬥,在○四年雅典奧運,拿下二金一銀的傲人成績,跟著衝到最高點。當年,跆拳道協會理事長,前立委王素筠砸下重金,包機載著選手家屬、陪練員、教練等幾十人,浩浩蕩蕩前往雅典觀戰加油。賽後,王素筠因故被罷免,隔了一屆的前立委陳建平,有心經營,卻被黑襪事件重擊,如今,當楊淑君落敗淚流時,在現場替她打氣的人,已稀稀落落。

今年六月,國內跆拳道協會舉辦升段資格檢定(一年四次),以往動輒四、五百人的場面,當時僅剩兩百多人。一次升段大約都要苦練一年到一年半,如果九月也是如此,代表國內跆拳道人口已驟減至少一半。除了少子化影響,也有黑襪事件的陰影。從八年前,全台道館林立,到如今道館之間勾心鬥角,反應在成績,也很殘酷。

八年前雅典奧運,國家給了協會獎勵金二千五百萬元,一千萬給教練,另外的一千五百萬元給協會,當時提了建場館的計畫,被體委會退回。

可笑的是,這筆錢到現在還沒花完。「有錢很好,但是很難用」,一位跆拳道協會人士指出,體委會規定只能用在經常門,不能用在資本門,提計畫、核銷、報帳處處刁難。

如果體委會真的只是一個發錢單位,經費由跆拳道協會全權自理,那麼該如何解釋體委會處處掣肘?

為了符合奧運公平競賽的精神,世界跆拳道聯盟從○六年推動電子護具,中國一買就是三百套,台灣呢?礙於法令限制,起初只買了三套,後來時任跆拳道協會理事長陳建平自掏腰包,解決燃眉之急。

現在各國都將跆拳道列為重點發展項目,對手競爭力愈來愈強,我國未來還能否在奧運跆拳道項目出線參賽,可以說是未定之天,官員的因應之道是什麼?

如果連一個被喻為金牌協會,或是金牌項目的跆拳道,都已是如此,更別說其他單項運動,而我們的體委會官員們的奧運競技戰略、戰術在哪裡?

我們的羽球國手鄭韶婕,實力在國內第一,沒有陪練員,怎麼辦?有人建議花錢請人來,或移地訓練。

「不是出錢就有用」,曾任職桌球協會的人士指出。國內的羽球和桌球情況有些類似,國外的競爭對手的國家也會長期觀察,莊智淵就算有在德國打職業賽,那也是短期,而且很多國家的高手,不是你出錢,人家就會跟你打,對方國家會有戰略,比方中國,奧運年或甚至前一年,就會禁止選手出國比賽,避免對手熟悉球路,即使打了,也不會跟你認真打,你就算有錢,人家也不來,獎牌就是國家榮譽,對方才不會陪你打,防止你摸清自己的底細。

「不是出錢就有用」 體委會還沒認清現實

教練也是一樣。不是你有錢就可以請得來,別的國家也會限制或給甜頭,金牌教練一個月三十萬台幣的薪水,給你官做,讓你帶一個省的隊,遠比到台灣,收入、戰績都更好,誰還要來?

「這就是戰略、戰術的問題」,熟悉國內競技發展人士指出。國內選手的基本技術都不差,那國家的戰略、競技戰術是什麼,這就是一個關卡。如同羽毛球和桌球,巫家慶的例子殷鑑不遠,體委會難道沒有認清現實嗎?在台灣打到第一名,在世界上還是打不進四強,沒有長期、強度高的訓練,成績是出不來的。

不少運動單項協會人士都說,國家的法令沒有鬆綁,聘一個外籍最多就是四千美元一個月,泰國為了拚跆拳,一萬美元月薪請韓籍教練,我們則常常都是協會還要自己貼錢,往往體委會還不會讓你聘,協會只能盡可能量力而為。

一句「量力而為」道盡了台灣選手及單項協會,盡能就手邊現有的資源去運用,如果體委會的大餅,需要用分配的方式,那就代表了這塊餅不夠大。

南韓一年有幾十億元的體育經費,每個企業也會挹注近上億元在培養選手,而我們還在為了一塊不夠大的餅,你爭我奪,此次不少教練無法親臨現場,就是其他單項協會眼紅所致,「政府要把餅做大」,如果場館都可以花好幾億蓋,多十個人的機票錢,有這麼困難嗎?體壇人士分析。

奧運基地沒多少專業人士 他國用高科技我國用替代役

他甚至還建議,如果政府嫌補助的制度不好,可以用淘汰制,一切依成績而定,拿到A級成績,下一年度就補助加倍,平盤就減少幾成,退步就取消,「誰不拚啊?」兩年前的法令也鬆綁了,企業贊助體育也可以抵稅了,政府就更要帶頭衝,否則,餅那麼小,怎麼分都不夠用。

位在高雄左營的國訓中心,是國內培訓奧運的基地,專業人士卻少之又少。射箭是國內的強項之一,當國際間的射箭強國,如中國、南韓都運用高科技的設備和器材時,我們國訓中心負責側錄的,卻是一位替代役,台灣每年畢業一批又一批的運動管理畢業生,這些人為何不找來用?

「我們的競技處長就是個出身政風的大外行」,也更不用說整個國奧隊。一位老體育人語重心長地說,跆拳道沒有奪牌,反而令不少人感到痛快,認為主其事自食惡果,這並不是好現象,政府該要想想辦法了。

新新聞2012.8.15

延伸閱讀

路過留言

avatar
Photo and Image Files
 
 
 
Audio and Video Files
 
 
 
Other File Types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