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仁川亞運已經取消撞球項目,身兼中華台北撞球總會副理事長的高雄市體育會撞球委員會主委李振邦認為,撞球做為「主流運動」的優勢還有3年,現在得要有危機意識。

我國對單項運動的劃分,只有亞奧運項目才有較多關愛的眼神,李振邦說,仁川亞運排除撞球後,依慣例,撞球仍有2屆的彈性可被列入全國運動會;但民國104年的高雄市全運會後,撞球很有可能被打入「冷宮」。

無獨有偶,近來職業運動吹起一陣冷風,以高雄市為大本營的申騰美利達自由車隊300萬元求售,職棒興農牛隊也在尋找買家;少數能有電視固定轉播的撞球也感受到危機感。

「撞球之子」楊清順曾經一度封桿,「冷面殺手」趙豐邦重心老早就轉為教球;現在是撞委會「名譽主委」的他曾感慨,與他同期的選手早就退得差不多,撞球館生意也不是這麼好做。

撞委會統計,全高雄有10檯以上規模的撞球館只有34家,相較過去,是少得不能再少,傳統撞球是打球、互相切磋,近年來則有標榜辣妹陪撞兼聊天的「辣妹撞球館」。

李振邦強調,「還有3年」不是危言聳聽,而是警訊,或許哪一天撞球也有可能被列入奧運,但是在亞奧運全無的時候,是值得政府、球界開始思考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