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支持曹錦輝。其實,應該說,我支持真心悔悟的人,除了一命還一命該判死的,還有涉犯強姦的人以外。


↑余政憲提供。

對於曹錦輝,相信很多球迷心情是複雜的,各種不屑或支持的聲音均有,有人說如果支持小曹,就是道德偏誤,也有人說反對小曹就是道德魔人,不管什麼聲音,我都覺得不用反駁,為什麼?因為每個人對事情心裡是有一把尺,而這把尺怎麼拿捏,其實在不同的文化、族群或個人成長背景,各有不同的衡量。

簡單比喻,如果考試作弊要以國家的《刑法》來的懲罰,你會覺得該以什麼刑度來罰,我想有人會覺得考試作弊應該比照死刑,處10年以上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不過應該也會有人覺得比照普通賭博罪就好,處罰金1000元就好。別懷疑,這中間範圍很大,但該以誰說了算,是你的價值觀嗎?還是我的價值觀?

有人說,每件事都有它該付出的代價及最後底線,就像性侵犯永不得擔任老師,觸犯貪瀆再也不能回到公職,而打假球就應該永遠逐出球場,我覺得這也沒錯,因為有些圈子、有些事情,它是不允許特定錯誤的。那麼想一想,犯了通姦罪是否不允許再一次擁有幸福家庭,殺人罪是否唯有一死才能以謝天下?這又討論到通姦該不該除罪化?死刑要廢嗎?當然這是另一件事。

就我自己的答案而言,犯殺人罪除了義憤殺人、情堪憫恕外,唯有一命還一命才是遲來的正義,還有違反性自主的強姦犯不值得饒恕外,其餘的,我認為不管什麼過錯,都應該給對方改過機會,畢竟人非聖賢,熟能無過,當然前提是希望對方可以真心悔悟。至於要怎麼樣才是真心悔悟,沒錯,這又是另一件事了。

而有人說挺曹的都是道德上的劣根性,我想,除了剛出生的新生兒、還有天真無瑕的幼兒外,誰都沒有資格講,因為我不相信沾染過社會的人,還有所謂的純淨,就像為人師表、達官貴人都是。你從沒作過弊?從沒撒過謊?從沒爆粗口?從沒闖紅燈?從沒意淫過誰?對我來說,道德這事,是建立在相對的是非上,沒有人是聖人。

簡單說,今天小曹的事是棒球討論的,那麼學術上的抄襲、政治上的分贓,該不該用永遠除名做為神聖的不可侵犯性?
那麼我為什麼支持曹錦輝,因為我覺得他雖沒被起訴,單從檢察官的不起訴書,他確實也已背叛了棒球的信仰,但我私心覺得,打假球這件事,還是屬於知錯能改範圍,所以我願意支持小曹,但這不代表我要其他人都像我一樣,都要選擇支持,又或者你如支持了就是有道德劣根性,不、不、不,有人可以這樣高舉旗幟,我不會這樣大放厥詞。

心情為什麼複雜我可以理解,如果球員與球迷的關係是屬於男女雙方的結婚契約,有一方不忠了、背叛了、偷吃了,很多的另一方是不可能再接納對方的,而且是永遠。又或者,你視棒球如純潔處子,但今天卻遭球員私慾破壞,如同強姦一樣留下汙點,相信持這種感覺的人,也一樣永遠無法原諒小曹。

事實上,我從味全龍解散後,再也沒辦法去支持任何一支球隊,不管中職、日職或者美職,因為那屬於我的美好回憶,早已被破壞怠盡,有人問,有這麼嚴重嗎?是的,就是這麼嚴重,每個人對於自己呵護,在乎的事不一樣,就像有人非常在乎打假球。而有人非常在乎婚姻的忠誠,不管私領域或公領域,就算王建民曾經出軌,也一樣無可饒恕。

所以我為什麼支持小曹,其實我也支持當年的廖敏雄…人等回到球場,如果他們真心悔悟,我願意給他們機會。